莫晗尘

008,波提切利《春》 佛罗伦萨乌菲兹博物馆(203X314厘米),1476——1480年间为佛罗伦萨一位贵族的宅邸所作。

波提切利将永恒的春天描绘出来,这一切都极为轻快优美。美第奇宫廷诗人波利齐阿诺说:维纳斯漫步在月光下,如皇后般庄严,如春风般和煦,她走过的路上,万物萌发,鲜花盛开。神话中的维纳斯是美丽的象征;也是一切生命之源的化身。波提切利笔下的维纳斯是代表生命之源的女神。画面右上方是风神,他拥抱着春神,春神又拥着花神,被鲜花装点的花神向大地撒着鲜花;画面中间立着女神维纳斯,在她头顶处飞翔着手执爱。

从绘画技法来讲《春》由于没有采用当时已在法兰德尔流行的油画技法,而是采用传统的蛋清画法。画面上华丽的装饰效果反而更加强烈。由于蛋清干后会使颜色形成坚硬的一层,是一种透明的颜色,因此在这幅画上我们可以感受到那接近水彩画的纯净,透明的效果。这幅画已经尽善尽美地表现了春天的美和典雅。

评论

热度(4)